当前位置: 首页 > 胡思乱想 > 正文

118路公交

118路公交

时令虽未入炎夏,而春已远去!

令人伤感的到不是春的离去,而是在这本该激情如火的夏季,却下了那么一场淅淅沥沥的毛毛雨,怎一个烦字了得啊!

于是,烦闷与躁动,伴随着毛毛雨,立马就笼罩了整个天空和大地。令人费解的是,这么细的毛毛雨,怎么会让公交站牌前积那么多的水。看那站台里,可怜的人们,凝视着公交来的方向,甚至,翘首以盼。盼来公交的同时,地上的积水随着车轮碾压,也形成了一弯浑浊的弧线,不,应该是弧面,飘向空中,稍纵即逝。就在这弧面从空中完全落下后再次变成积水的一刹那又激起的无数水滴仿佛在重复着弧面的命运——生存的时间只有瞬间,然而这水滴比那弧面晶莹一些,因而,当少许水滴散落到行色匆匆的行人的裤脚上时,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我也是那行色匆匆的行人之一,幸运的是,并没有多少晶莹的水滴落在我的裤脚上,大概是因为在关注他们的命运吧。118,按中国传统应该是个吉利的数字,这难道是这路公交爆挤的原因么?今天还好,上车的人还算比较有秩序,竟然排起了队,好和谐的场景。于是,随着一阵滴滴的刷卡声外加一阵铛铛的投币声后,我上了车,竟然顺利的找了个能站稳的地方,不禁暗自庆幸了一番。

车窗外,雨一直下,车内,气氛还算融洽。不过,由于人口密度的不同,车内温度显然比外面高不少,窗户上凝结了一层雾气,想看看窗外的风景是不可能了。在经过三个站以后,才决定将视线转移到车内的,因为刚刚上车的三个人的交流方式很是特别。两个大妈和一个大叔居然用手语交流,太奇怪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只见他们双手在胸前,不停地做着各种动作,相当的娴熟,当一个人打手势,另外两个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有时三个人一起笑着,不过没有声音。可惜,当他们笑的时候,我却不了解他们在谈论什么。仅仅当其中一个大妈,皱眉,摆手时,我才猜到她可能是在鄙视一个人,但愿不是在鄙视我哈——看那小子,一脸懵像,手语都不懂。

不知不觉,118又经过了好几站了。这时,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女孩上车了。真是可怜,小小年纪就戴了那么厚的眼镜,不仔细看,就像是眼前挂着两个啤酒瓶底。不过从她的动作来看,她的视力应该不错,因为她迅速的找到了靠近车后门的地方还有个位置可以稳定的站着。于是,她挤了过去,汽车开动了,她站稳了,紧接着,他从书包中掏出一本书,看了起来,那叫一认真啊。真是个爱看书的好孩子啊,但等我擦掉眼镜上的水雾后才发现,原来她看得是一本漫画书,并且,从她眼睛与漫画书之间的距离来看,我推翻了原先关于她视力不错的论断。由此,我对她眼前的俩啤酒瓶底的来历也有些许的了解了。过了四五站后,小女孩下车了,下车后,走的很慢,因为眼镜离漫画书依旧很近!不知道什么漫画书这么吸引人呐。

118,在大约过屯溪路站的时候,雨就停了。这时,有人打开车窗,外面依然是熟悉的景象,不过熟悉的景象在雨后似乎更加清晰一些。

一会儿,工大站到了,车门开了,我了下车.

 
 
打个赏呗

   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jack-yin.com/thinking/1397.html | 边城网事

该日志由 边城网事 于2009年05月20日发表在 胡思乱想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118路公交 | 边城网事
【上一篇】
【下一篇】

118路公交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